分分3D

                                                      分分3D

                                                      来源:分分3D
                                                      发稿时间:2020-08-09 09:41:05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黎智英被锁上手铐带走报道称,7名被捕人士包括黎智英、其两儿子黎见恩及黎耀恩、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营运总裁兼财务总裁周达权、黄伟强及吴达光。

                                                      据报道,9日格林威社区举办了一场野餐会,提供免费的食物和水。这次活动吸引了比以往更多的人群,最高峰时有多达400人参加,此外还有足够多的警察维持秩序。当地时间凌晨12:30左右,至少3名枪手从不同地点向格林威社区的杜波依斯广场开火,惊慌失措的聚会者争先恐后地寻找掩护,有些人尖叫着向亲朋好友求救,场面十分混乱。警方称,抢手发射了近100枚子弹,共造成1人死亡、20余人受伤。

                                                      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声称可能会禁止TikTok(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东网”表示,黎智英被捕罪名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第29条中,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另涉及串谋欺诈及煽动罪。其两儿子则涉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东网”消息称,黎智英涉及的串谋欺诈,与壹传媒在将军澳工业邨厂房涉嫌经营独立公司,提供“公司秘书”服务,涉违地契外或以欺诈方式获利有关。早前有说法称壹传媒在将军澳工业邨厂房,涉嫌经营至少14间独立公司,涉及不同业务。翻查纪录,该批公司董事均为黎智英,其中一间公司为黎智英次子黎耀恩经营的10间食肆及公司提供“公司秘书”服务,包括早前爆出“二手冻柠茶”奉客的“四季常餐”。将军澳工业邨则由香港科技园公司负责管理。香港科技园公司在审批工业邨用地申请时,订明只可在厂房内进行已批准、或经科技园书面同意的其他运作,亦不可分租予其他人士。特朗普政府通过行政命令给中国公司拥有的社交媒体下最后通牒很令人揪心。但要涉险过关,就必须了解美国为什么要打压微信、TikTok,相关的动机又都是从何而来的,然后有章法地去各个击破。笔者主要溯源分别来自立法体系、行政体系和总统个人三个不同方面的动机来浅述事情的起因,并试图抛砖引玉提供针对每一个主体的对策。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脸书负责人扎克伯格去年11月与特朗普共进晚餐时究竟聊了什么,有没有双方默认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可很显然扎克伯格已经为特朗普在其平台做政治广告(有的时候甚至是传播不实内容)提供了便利,而特朗普如果要禁TikTok,最大的受益者显然也是脸书,因为脸书旗下的类TikTok平台Reels即将推出。以行政命令帮助大公司更方便地进行垄断,可谓是鲜明的反市场行为。